• 电商“吹牛”顽疾怎么治?

    当前,各类网络平台上不乏靠夸大其词促销者。  记者采访发现,部分网络平台上违规违法使用“极限词”广告的情况仍多,不仅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同时也导致不法分子利用“商家广告词违法”进行敲诈勒索一类案件频发,亟须加强监管治理。  不法分子盯上“吹牛”电商  记者从山东警方了解到,此前,山东枣庄山亭区桑村镇西罗山村村民洪志鹏不堪网络敲诈烦扰,向当地派出所报案求助。原来,他的网店被人举报涉嫌虚假宣传问题,对方称只要4000元钱就能撤销举报“了事”。  办案民警冯文文介绍,马某等人在多个网络平台的网店中,搜索包含“最”“永不”“环保”“无毒”等词的广告,然后以广告用词违法为由,向12315平台投诉举报。一旦商家通过投诉单留下的电话号码与马某等人联系后,马某等人就以“如不私下解决,市场监管部门会对商家处以巨额罚款”威胁商家,索要几百元至几千元不等的财物。不少商家为避免被罚,不得不“花钱买平安”。  “从掌握的案件情况看,绝大多数商家被迫接受马某等人的敲诈,马某等人则在收款后撤诉。”山亭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杨峰告诉记者,以马某为首的这一团伙的犯罪行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已涉及全国2000余商家,涉案金额超过200万元。  山亭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田伟告诉记者,此类案件发案势头有所上升与电商广告领域普遍存在滥用“极限词”情况有关。  滥用“极限词”成电商“牛皮癣”  我国《广告法》明文规定,广告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对于违法使用“极限词”广告“吹牛”的,可以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对广告主处二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可以吊销营业执照,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  但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网络平台上的广告中“极限词”仍大量存在。  有商户以拼音、谐音、异体字方式使用“极限词”。记者发现,禁用词“最”的谐音体、拼音体,如“蕞低价”“蕞D价”“Zui低价”被广泛使用。  闲鱼上名为“mini的宠物生活”的卖家打出“全网zui低XX狗粮爽系列”广告;卖家“宸汐优品”称所售洗发水、沐浴露、洗沐套装“全网蕞低价甩!”;播主“惠聚同城创始人”为规避平台审查,将“史上zui低价”字样打印在纸上,在视频中展示。  记者还在小红书上看到,某护肤品宣称自身“历史最低价”。当记者询问客服是否是最低价时,客服并没有正面回答,只表示“不同时期,价格不同”。  直播带货活动中也存在相关问题。10月13日“巴黎欧莱雅”在微博上称,“锁定10月20日李佳琦的直播间,面膜今年最大力度”。不少网友购买了预售为429元的产品。不久的“双11”期间,这家品牌的直播间现货却只要257元。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集体投诉量已超20000件。  此外,广告中还大量存在“史上”“国家级”“唯一”等禁用词。播主“露露黄了”在其多条带货短视频均使用“史上最低价”等说法。闲鱼卖家“原来是lailai啊”称自己出售“国家级野生海参”招揽生意;卖家“宝妈一枚”出售“国家级护眼台灯”;卖家“嘉树悦行”则称所售牙膏为“全球唯一95%水萃取蜂胶牙膏”……  违法“吹牛”广告甚至已成为一种行业惯例。记者发现,不少商家会“未雨绸缪”地在网店醒目位置标注“特别申明”,以此推卸责任:“本店针对在售产品的广告宣传排查整改如有未调整之处敬请提醒,关于此类问题发生的纠纷支持退货退款,但不作为赔偿的理由”“不接受并不妥协于任何形式的极限词赔付,望广大消费者与‘打假’人士知悉”。  迎难而上搭建多元共治系统  多家网络平台相关工作负责人告诉记者,各平台对相关商品宣传时违法违规使用广告“极限词”都持零容忍态度,也均设置了一系列甄别、处置规范及办法,如:平台会持续通过人工管控和技术手段进行交叉识别、在针对相关商家或创作者的管理规范中添加“广告禁用词”类详细的明文规定、为用户开通举报邮箱和电话等直接反馈通道等,一旦出现违法违规,平台将对商家或创作者处以扣除信用分、收回直播权限、收回电商权限等处罚。  但由于种种原因,治理效果未达预期。田伟表示,从办案实践中看,商家为营利,无论线上线下均有夸大宣传的倾向和习惯。行政执法部门案多人少,想要做到监管压力全时全域覆盖难度很大。  同时,部分商家和创作者“绕弯”使用“极限词”,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平台技术监管的效率和精度。在直播带货中,部分主播有意将暖场的短视频做得较为夸张,直播结束后又迅速删除视频以销毁痕迹,这些都增加了监管的难度。  此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业和信息化法治战略与管理重点实验室办公室主任赵精武等多名专家向记者表示,当前该领域治理依据存在效力低、漏洞多等问题,亟待从立法层面查漏补缺提级。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提醒,平台应特别警惕一些规避治理的“歪招”,动态升级监管科技水平,从源头上杜绝类似的有害广告进入平台。同时市场监管部门也应主动提升科技监管水平,消除监管盲区,提升监管效能,铸造监管公信。  山东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凡麟提醒,如平台对足以引起消费者误解的产品信息没有采取必要措施,应当与销售者承担连带责任,倒逼压实责任。山东齐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伟建议,构建统筹协调的监管机制,明确各监管主体的职能范围与边界,既防止出现“无人监管区”,也避免职能重叠导致互相推诿。  “以多元共治为理念,通过立法、司法、行政等多种手段加以系统治理,使各方经营者对自身行为在法律体系中的定性、处理程序和后果有清晰的判断,最终实现整体网络营商环境的彻底改善。”山亭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宣东建议,通过协同管理体系的建立,推动形成监管部门、行业组织、直播平台、从业人员、其他社会主体共同参与的社会共治环境。

    专栏
    2021-12-06
  • 市场监管总局公布7件严打网售假冒检验检测报告违法行为典型案例

    11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布淘宝网网店“优品诚客”、拼多多网店“骇客电子”冒用浙江中越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名称伪造检验检测报告案等7件严打网售假冒检验检测报告违法行为典型案例。  今年7月初,有媒体反映部分网络交易平台存在买卖假冒检验检测报告等违法行为,严重扰乱检验检测市场秩序。市场监管总局高度重视,迅速组织执法力量调查核实,回应社会关切,并在全国范围部署开展打击网售假冒检验检测报告违法行为专项整治行动,重点督促网络交易平台核查经营者资质、清理整顿虚假广告宣传信息,依法严查相关违法行为,全力维护消费者权益,守护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  按照市场监管总局统一部署和要求,各地市场监管部门与公安、网信等相关单位协同配合,全面排查、严厉打击违法行为。截至10月底,专项整治行动成效显著。  一是开展网络交易平台监测与专项检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对19.3万家自建网站和重点平台实施关键字监测。山东省市场监管局专门编制监测监管实用指南。经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协调,当地公安机关依法对涉嫌出售假冒检验检测报告的2名淘宝、拼多多网店责任人实施抓捕。  二是压实网络交易平台主体责任。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共督促1886家网络交易平台审核平台内经营者检验检测资质,合计核验平台内经营者48万家,核查销售信息1195万条,处置违法违规经营者2321家。目前,淘宝网、拼多多已采取清理存量商品、管控增量商品、发布特别公告等管控措施,加强对入驻商家的主体信息审核和日常检查。  三是清理整顿虚假广告宣传信息。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共督促相关平台对2702家含有相关违规宣传信息的平台内经营者进行处置,涉及虚假广告宣传308条。  四是倡导行业自律。9月15日,在“全国检验检测机构开放日”启动仪式上组织“检验检测机构诚信守法倡议活动”,共有1.36万家检验检测机构自愿签署诚信守法承诺书。  五是加强政府部门查询信息与网络交易平台数据互通。社会公众可以通过“检验检测报告编号查询平台”检索查询自2016年以来检验检测机构向社会出具的18.2亿份检验检测报告信息。  六是强化责任追究和行刑衔接。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办网络交易平台冒用检验检测机构资质、伪造或者变造检验检测报告案件13起,查处虚假广告宣传案件14起、检验检测机构相关违法违规案件4起,移送公安机关相关案件4起。  为进一步加大以案释法力度,释放严管信号、震慑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公布本次专项整治行动7件典型案例,其中含平台内经营者或中介公司涉嫌冒用检验检测资质、伪造或变造检验检测报告、发布虚假广告宣传信息等案件6起,检验检测机构相关违法违规案件1起。  下一步,市场监管总局将探索完善网络交易平台监测机制,持续强化线上线下检验检测市场监管,全面提升监管效能,营造良好市场环境。

    专栏
    2021-11-29
  • 甘肃省严厉打击进口冷链食品疫情防控违法犯罪行为 相关违法行为将被纳入诚...

    原标题:相关违法行为将被纳入诚信体系  11月22日,记者从甘肃省市场监管局、省公安厅、省司法厅、兰州海关组织召开的严厉打击进口冷链食品疫情防控违法犯罪行为约谈会上获悉,甘肃省将严厉打击走私冻品、“体外循环”“倒包销售”“伪造证明”、阻碍执行职务等违法犯罪行为,凡是违反冷链食品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一律公开曝光,纳入诚信体系,实施联合惩戒。  此次约谈会旨在督促全省进口冷链食品生产经营者进一步全面落实疫情防控要求,严格遵守闭环管控措施,筑牢疫情防控“铜墙铁壁”。  去年以来,甘肃省在全国率先实行提前24小时报备规定,全面加强总仓“前哨”监管,严格预防性消毒和核酸检测,加强追溯管理,进口冷链食品全链条管控取得阶段性成效。针对当前疫情防控的严峻性和复杂性,甘肃省有关部门将做到措施“零疏忽”、落实“零遗漏”,严之又严、慎之又慎,坚决把好“输入关”,持续打好“管控仗”,牢牢守住进口冷链食品“物防”防线。强化法治意识,严格落实企业主体之责,牢牢扛起疫情防控法律责任、社会责任,坚决执行“九项措施”,坚守底线,不触红线。“总仓”承接单位要全面推行“阳光仓储”,充分发挥“首责”作用。经营者要严格落实“三专、三证、四不”要求,筑牢“桥头堡”,守好“主战场”,全力打造冷链食品安全链、放心链、发展链。  甘肃省将严厉打击走私冻品、“体外循环”“倒包销售”“伪造证明”、阻碍执行职务等违法犯罪行为,凡是违反冷链食品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一律公开曝光,纳入诚信体系,实施联合惩戒。要加强宣传引导,切实凝聚社会共治之力,广泛开展法治宣传,在全省进口冷链食品经营企业的经营场所和市场监管部门公告栏的显著位置张贴《通告》。《通告》明确提出,甘肃省将严厉打击“体外循环”的行为,进口冷链食品不进入“进口冷链食品监管总仓”进行消毒和核酸检测,或者私自运输、储存、生产、销售、加工的,依法予以停业整顿,公开曝光,纳入诚信体系,实施联合惩戒;情节严重的,依法吊销证照;致使疫情扩散,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严厉打击“倒包销售”的行为,将进口冷链食品倒换成国产包装经营,或者拆零虚假标注为国产食品销售的,依法暂扣或者吊销证照,并处罚款;致使疫情扩散,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通告》还明确,要有效发挥110、12315举报投诉平台作用,及时曝光一批典型案例,公布一批黑名单,营造群防群治的良好氛围。同时,呼吁广大群众踊跃举报违法犯罪线索,给予举报人最高50万元奖励。

    专栏
    2021-11-29
  • 中央网信办:加强算法综合治理防范算法滥用风险

    中央网信办网络管理技术局局长于永河在19日举行的首届中国网络文明大会数据与算法分论坛上表示,数据是基础,算法是关键。要把握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加强算法综合治理,有效防范算法滥用带来的风险隐患。  数据与算法在经济社会生活多领域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成为影响信息分发、服务提供、机会分配、资源配置的基础性机制和力量,日益成为数字社会发展的创新基础和核心动能。  今年9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中央宣传部等九部委印发《关于加强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综合治理的指导意见》,要求加强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综合治理,促进行业健康有序繁荣发展。  于永河表示,算法应用向上向善是社会共识。要坚持主流的价值导向,优化算法推荐服务机制,利用算法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巩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要以数据和算法创新提升网络综合治理能力,进一步规范网上内容生产、信息发布和传播流程,深入推进“清朗·算法滥用治理”专项行动,动员广大网民积极参与监督,压实平台的主体责任,督促网站平台完善内部管理制度,加大对网络不文明行为的整治力度。  要以数据和算法创新构筑网络信息防线,聚焦民众反映强烈的网络生态乱象,不断强化对文字、图片、视频等信息的分析和处理能力,优化算法模型,健全内容审核机制,统筹推进系统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持续净化网络空间。  要加强对算法的备案核查,明确算法相关互联平台和企业的主体责任与义务,推动行业自律自治,倡导向上向善的算法从业人员职业道德,使算法更好赋能,助力经济社会高质量的发展。

    专栏
    2021-11-23
  • 超大型平台要承担更多责任义务 让平台经济规范中发展

    原标题:超大型平台要承担更多责任和义务  让平台经济在规范中发展(网上中国)  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组织起草的《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日前向社会征求意见。根据《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中国互联网平台将主要分为6大类、3个级别。《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规定了互联网平台特别是超大型平台需履行的公平竞争示范、平等治理、开放生态等义务。专家表示,科学界定平台类别、合理划分平台等级,推动平台企业落实主体责任,有利于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保障各类平台用户的权益,维护经济社会秩序。  互联网平台拟分为6类3级  近年来,数字经济迅速发展。互联网平台是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之一。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发布的《平台经济与竞争政策观察(2020)》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价值超10亿美元的互联网平台企业达193家,比2015年新增126家。从价值规模看,2015-2019年,中国互联网平台总价值由7957亿美元增长到2.35万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1.1%。在互联网平台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些问题也在凸显,如平台“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数据安全存在风险等。  为更好推动中国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增强监管的针对性与有效性,《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提出,依据平台的连接对象和主要功能,将平台分为网络销售类、生活服务类、社交娱乐类、信息资讯类、金融服务类、计算应用类等6大类。  同时,综合考虑用户规模、业务种类以及限制能力,《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将互联网平台分为超级平台、大型平台、中小平台3个级别。其中,超级平台的具体标准为:超大用户规模,即平台上年度在中国的年活跃用户不低于5亿;超广业务种类,即平台核心业务至少涉及两类平台业务,该业务涉及网络销售、生活服务、社交娱乐、信息资讯、金融服务、计算应用等6大方面;超高经济体量,即平台上年底市值(估值)不低于1万亿元人民币;超强限制能力,即平台具有超强的限制商户接触消费者(用户)的能力。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强调针对不同类型的互联网平台实施合理的分级分类的规范要求,而不是各种类型的平台“一刀切”,这是一种更加务实的做法,尤其是区分超级平台与其他平台,使得监管措施更有针对性和有效性。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王勇说,“超级平台”概念的提出,有助于深化对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问题的认识,引导相关平台企业更加重视规范自身行为。  平台主体责任要求更细化  《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共有35条,对于不同类型的平台,明确了不同的主体责任。其中,前9条针对超大型平台,从公平竞争示范、平等治理、开放生态、数据管理、内部治理、风险评估、风险防范、安全审计、促进创新等9个方面,对超大型平台提出要求。对其他平台经营者,规定了信息核验、记录、公示,平台内用户管理,平台内容管理等26项应履行的义务。  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对监管部门与主要的平台企业之间形成良好的监督和合规经营的指导关系,有重要价值。特别是超大型平台,由于其在用户规模、数据、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具有更强的限制竞争能力,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  从国际背景看,目前很多国家和地区对大型互联网平台实施了更大力度的监管,要求这些平台承担起“数字看门人”职责,履行好社会责任。例如,德国对大型平台拒绝开放生态、屏蔽竞争对手、妨碍跨平台竞争、自我优待等行为作出了明确的禁止性规定。欧盟《数字市场法》草案通过确定“事前监管”制度的方式,规定了大型互联网平台需要执行的“事前义务”,即在监管部门发现平台有违规行为之前就对平台提出要求或者禁止某些行为。  近期受社会关注的一些热点问题也被纳入《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中。例如“算法规制”要求互联网平台经营者利用其掌握的大数据进行产品推荐、订单分配、内容推送、价格形成、业绩考核、奖惩安排等运用时,需要遵守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和基本的科学伦理,不得侵害公民基本权利以及企业合法权益;“劳动者保护”要求互联网平台经营者保护平台灵活就业人员的身心健康、工作环境安全以及获取公平、合理报酬和人身意外伤害保障的权利,不得限制其在其他互联网平台就业。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旭认为,《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既回应了社会各界对互联网行业强化反垄断的呼吁,要求更细化,又有利于中国企业更好参与数字经济全球治理,更好地在海外市场参与国际竞争。  消费者权益将进一步保障  强制用户“二选一”、“大数据杀熟”、在无正当理由前提下限制识别和正常访问其他平台的网址链接、违规收集用户个人信息……普通用户遭遇的这些烦恼,将在《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出台后得到有效遏制,各类平台用户的基本权益将得到进一步保障。  据了解,《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将配合发力。《互联网平台分类分级指南(征求意见稿)》对平台进行分级的依据之一是限制能力,即平台具有的限制或阻碍商户接触消费者的能力。超级平台、大型平台分别具有超强限制能力和较强限制能力。《互联网平台落实主体责任指南(征求意见稿)》对超大型平台经营者和其他平台经营者落实主体责任提出了严格要求。例如,要求超大型平台经营者开放生态、保护用户个人信息数据安全、定期对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风险进行评估等;要求其他平台经营者保障消费者信用评价权利,不得利用技术手段和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应建立便捷有效的投诉、举报和争议在线解决机制,建立内部监督检查制度,督促平台内经营者提供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要求的产品及服务等。  业内人士认为,两份指南为互联网平台划出了“红线”,为企业合规经营、维护消费者权益提供了一套标准,增加了确定性。对政府来说,体现了坚持发展和监管规范两手抓,有利于实现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全领域监管。两份指南正式施行后,将引导未来互联网行业监管方向,更好地维护和保障用户各项权益。

    专栏
    2021-11-22
  • 宁夏14部门联合开展2021“网剑行动”

    近日,宁夏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厅联合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网信办和自治区商务厅、公安厅等14部门开展2021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进一步规范网络市场交易秩序,净化网络市场环境。  此次“网剑行动”,各部门将聚焦电商主体责任落实、网络竞争秩序治理、社会热点问题治理、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治理四个重点,严厉打击扰乱网络市场经营秩序、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违法行为。指导督促平台企业建立完善平台规则,落实对平台内经营者资质审验、登记义务;规范网络经营资质和自我承诺公示行为,强化电子商务经营活动亮照、亮证、亮标监测监管;规范网络促销活动,落实线上7日无理由退货、保护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等权益保障主体责任。坚决治理平台“二选一”、掐尖并购,严厉打击网络交易经营者虚假宣传、刷单炒信、商业诋毁、违规促销等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查处低价倾销、价格欺诈、未按规定明码标价等不正当价格行为;依法查处网络交易中侵犯商标专用权、假冒专利等违法行为;严厉打击线上教育培训、医疗服务、保健食品、药品等重点领域虚假违法广告行为。严厉打击网络销售侵权假冒伪劣商品、“三无产品”和虚假宣传行为;严厉打击网络销售禁售、限售商品等违法行为。集中整治虚假打折、订金不退、预售商品不适用7日无理由退货等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违法行为;集中整治移动终端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等行为;依法打击网络销售“盲盒”中的违法违规行为;严厉打击利用不公平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

    专栏
    2021-11-19
  • 共:57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