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递面单上的二维码是广告还是陷阱

    今年“双11”购物节以约8894亿元的交易总额圆满落幕,其中天猫完成交易额约5403亿元,京东完成交易额约3491亿元。狂欢过后,海量的快递包裹陆续发往消费者的手中。  家住广州的退休交警赖先生虽然年过六十,但也乘着电商之风成为了“剁手族”的一员。赖先生发现,包裹上几乎每个快递面单上都有一个二维码,旁边是“5.87元现金红包扫码抽取”“先别拆!你有一箱方便面待抽取”等标语,他好奇地打开手机“扫一扫”,弹出的竟是要求其填写具体个人信息的借贷广告。  虽然“隐私面单”服务推出已久,但快递信息泄露问题仍防不胜防。那么,这个二维码是谁印上去的呢?是否安全?普通消费者又该如何保护个人隐私呢?  “二维码广告”或成信息泄露帮凶  在广州一处菜鸟驿站内,看到许多快递包裹上除了常规的印有寄收件人信息的面单外,下方还附有一个二维码,旁边配有“扫码抽奖”等标语。  随机扫了一个二维码后,手机页面上出现了“取件福利社”的抽奖界面。值得注意的是,界面下方特意注释“此活动与菜鸟裹裹无关。为方便品牌方向您提供服务,部分品牌方需采集您的姓名及地址,并据此与您联系,如您不同意品牌方采集、存储或使用您的个人信息,请立即停止填写表单。”点击转盘抽奖,显示抽到的是某运营商的“手机免流量套餐”,进一步点击后则出现了要求填写“姓名”“手机号”的提示。  无独有偶,近期,不少消费者都反映,收到的包裹上几乎都有这样的二维码。通过消费者提供的爆料信息,连续扫描了中通、圆通、申通、极兔、韵达等等几个不同快递公司的包裹,虽然出来的界面各不相同,但大多数都是打着抽奖的噱头,为各种APP、公众号引流,并且大部分都要填写多项个人信息。  有消费者既担心又疑惑,虽然看起来都是广告,但是要填那么多信息,会不会成为个人信息泄露的帮凶?这些二维码到底安不安全?  二维码到底来自哪儿?  要问二维码是否安全,追根溯源要看二维码来自哪儿。那么,快递单上的二维码从何而来?  分别向中通、圆通、极兔等等快递公司询问,均回复称,这个二维码不是快递公司印上去的,有可能是来自商家。  来自淘宝的一位商家透露说,当顾客下单付款后,是通过后台打印系统自动生成快递单,打印系统可能跟菜鸟方面相关,模板里自带了类似的二维码广告,商家控制不了。  来自快递公司“三通一达”的内部人士说,用菜鸟的电子面单的客户会出现这个广告。随后又询问了菜鸟驿站的工作人员,对方解释道这是打印机系统自带的广告固定植入模板,并非驿站工作人员所为。  对于消费者反馈的情况,菜鸟方面对媒体表示,此类广告都是经过筛选和正规商家合作的,消费者可以自主选择是否填写信息,菜鸟也会进一步规范页面体验,保护消费者隐私。  “隐私面单”仍待全面落实  同时,《个保法》要求企业采取相应的加密、去标识化等安全技术措施。据了解,快递行业早在2017年就推出了“隐私面单”的服务。与常规面单相比,隐私面单将用户的关键个人信息用二维码或星号隐藏起来,这样很大程度上能够防止个人信息泄露。  但是,隐私面单一直没有被广泛使用。有行业人士表示,一方面原因是隐藏信息需要专门的终端识别设备,对快递平台和快递驿站来说增加了成本;另一方面,将个人信息隐藏后,快递员需要手持设备扫描才可得知收件人信息,极大地影响了配送时间和配送效率。京东快递此前一直在采用“微笑面单”隐去收件方的电话,需要快递员使用特殊设备才能扫出来。不过,最近在“双11”期间,收件人电话信息并没有被隐去。对此,京东方面表示,大促期间由于订单量暴增,为了货物更加及时地送到客户手中,暂时关闭了“微笑面单”功能。  不过,随着《个保法》正式施行,加密、去标识化等安全技术措施已经成为快递平台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有行业人士指出,各快递平台应尽快全面落实隐私面单功能,相关部门方面也应制定统一的隐私面单标准,对不执行的平台实行惩罚,提高违法违规成本。而如果消费者遇到快递方面的问题,可以向邮政管理部门反映,或者向消费者协会反馈。

    专栏
    2021-12-06
  • 警惕“饭圈福利”诈骗

    小茵,13岁,被骗8.1万元;小萝,12岁,被骗4.7万元;小夏,13岁,被骗5万余元……  最高人民检察院近日发布前三季度办案数据显示,一些不法分子专盯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追星族,诱骗扫码,实施诈骗。  此类诈骗环环相扣,通过“黑话暗号”步步实施。不法分子先建“鱼塘”——虚构所谓的“明星粉丝福利群”,而后“拉人头”——想方设法诱使未成年追星族进群,接下来“放诱饵”——在群内发布“充100返888”“充200返2000”等虚假信息,一旦未成年人扫码“上钩”,等待其的将是“收网杀鱼”。  说白了,这就是打着“追星福利”的幌子,施行“充小钱返大钱”的骗术。对此,成年人一般不会中招,但小孩子容易上当。问题是,小孩子哪来的钱?  “你是未成年人,不能领这个福利,只能拿父母的手机扫码领钱。”至此,不法分子的狐狸尾巴已经彻底露出来。许多小孩子斗不过狡猾的“狐狸”,反而会遭到后者的威逼恐吓——“你已进入激活领福利程序,如果取消,将每个月扣1000元。”有的孩子慌了神,偷拿父母手机,听从骗子“指导”,不仅父母银行卡里的余额都被转走,而且还“被贷款”。等家长发现时,一切都晚了。  多地发生此类诈骗,不但造成受害家庭损失不菲钱财,而且被骗的孩子可能产生心理阴影。对此,是可忍,孰不可忍!有关部门已在加大打击力度,严厉惩治相关诈骗犯罪,但同时防患于未然也很重要。  专盯未成年人下手,骗子的卑劣无耻令人愤懑。同时不得不说,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缺乏社会经验,防骗意识薄弱,盲目追星,给骗子带来可乘之机。  随着手机和电脑使用的低龄化,未成年人更多地接触到娱乐造星、网络造势,追星呈现低龄化特征。中国报告网《2020年中国粉丝经济市场发展规模现状及未来前景分析报告》显示,“00后”追星群体占比接近70%,而学生是粉丝的核心群体,占比过半。  骗子正是瞄准这部分人群,利用所谓的“粉丝福利”等噱头实施犯罪。对此,学校和家庭要有对策。除了要更重视“三观”教育,也要让未成年人逐步了解社会,努力提高自我保护意识。  据报道,检察机关联合地方教育部门,在中小学有针对性地开展普法教育,以案说法,给孩子们分析网络诈骗套路,增强孩子们的防骗能力,这种做法值得肯定。  另一现象也要重视。相关案件的多名犯罪嫌疑人也是未成年人,最小的才15岁。一些未成年人参与诈骗说明,涉案青少年在金钱面前迷失,或被他人利用误入歧途。尽管“问题少年”的形成原因多种多样,但若社会、学校、家庭及时拉他们一把,一些孩子有希望悬崖勒马。  不法分子借“饭圈”诈骗,整治更要正本清源。今年8月,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明确指出:严控未成年人参与,严禁未成年人打赏,严禁未成年人应援消费等。相关治理高度关注未成年人,是因为遭“饭圈”乱象胁迫乃至被精神控制的恰恰是许多青少年。规范光怪陆离的应援集资,刹住“氪金才是真爱”的歪风,扭转“贵圈真乱”的怪相,方能清除骗子的寄生空间,更是为青少年绿色上网保驾护航。

    专栏
    2021-12-03
  • 揭秘缅北“杀猪盘”

    近期,电信诈骗集团年轻化趋势明显,越来越多青少年深陷其中。近日,采访了多名陷入缅甸诈骗团队的“淘金客”。  对于在缅甸勐波洪门大厦工作了一年的“业务员”李福(化名)来说,印象最深的就是“放鞭炮”。  每当单笔“收入”超过50万元时,“公司”就会为参与其中的“业务员”放鞭炮庆祝。2020年9月的一天,1987年出生的李福看到了漫天飞舞的鞭炮纸,他“成功”诈骗了144万元。  被李福诈骗的是江苏省江阴市的市民王兰(化名)。1970年出生的王兰在医院工作。2020年9月27日,她向当地公安报案时,依然没有怀疑网上认识的“男朋友”李福的身份,她坚称:“我的男朋友也被骗了。”  经过侦查,当地警方锁定了缅甸勐波的一个跨国电信诈骗集团。据警方透露,该集团组织结构复杂、人员众多。王兰所谓的男朋友李福就是该诈骗集团的“业务员”。  网络交友竟成“杀猪盘”  2020年9月10日,王兰在网络社交平台结识了李福。他自称是苏州人,经营一家建筑公司,只比王兰小两岁。有过一段失败婚姻的王兰十分欣赏这个优秀的中年男士。  添加微信后,看着李福的朋友圈内帅气的照片,王兰心动了。在微信中,李福嘘寒问暖。没过多长时间,两个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认识仅5天后,李福就向王兰说出了自己的“生财之道”。李福表示,他靠着在国外博彩网站“买大小”“猜单双”挣了几十万元。经不住软磨硬泡的王兰在李福的建议下投资了1万多元“试试水”。  让王兰没想到的是,一下子就挣了1000多元。提现后的王兰十分兴奋。两天后,李福说,他已摸清了这家网站的博彩规律。“今天买小一定赚钱。”在李福的建议下,王兰又花费了5万元进入“贵宾区”。  这一次,王兰又挣了3.5万元。成功提现后,王兰对李福崇拜得五体投地。  后来,王兰又充了十几次钱,最多的时候金额高达50万元。10月25日,王兰发现她一共充值了28笔共144万元,却再也不能提现了,才发现被骗了。  近日,在江阴市公安局见到了李福。李福告诉,他对王兰说的话都是“假话”,是按照之前已经写好的剧本“演的”。  现实生活中的李福是福建仙游人。大专毕业后,他外出打工,生活过得十分辛苦。2020年4月,疫情刚过,李福听闻同村老乡在缅甸做“淘宝客服”,一个月轻松拿几万元。  于是,李福跟着老乡偷渡到缅甸。进入洪门大厦后,李福参加了公司组织的培训。“培训内容都是在告诉我怎么搞对象、怎么获得别人的信任。”这时,李福才知道自己进入了诈骗集团。  心思细腻的李福学得很快,很快成为业务员。“我一般都会说自己是搞建筑的。”李福说道,建筑公司老板的人设可以让女网友感到对方“又有钱、又有闲”。工作之余,他也会经常搜索和建筑行业有关的内容,以免聊天时“露馅”。  对于王兰那一单,李福记得很清楚,自己光分红就拿了40多万元。“当地物价很贵,什么都需要花钱。”李福表示,回国前,钱基本都被花光了。他说起当地的一句顺口溜:“缅北挣钱缅北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前往缅甸挣“快钱”  福建莆田90后小伙子张勇和李福一样是“业务员”。2019年年底,张勇认识了阿飞(化名)。很多朋友说,阿飞在缅甸做大生意,是大老板,很有钱。游手好闲的张勇也十分希望挣“快钱”。  按照阿飞的指示,张勇动身前往缅北“淘金”。他先是前往厦门乘坐飞机到昆明,之后,他马不停蹄赶往西双版纳。  “你先在这里住五六天酒店,到时候等边境能过了,会有人通知你。”阿飞的电话让张勇悬着的心放下了。他心里明白,这次的旅途其实就是偷渡。  大约一周后,张勇就被当地的“蛇头”带上车。车上一共有20多人,他们都是“偷渡客”。在一处山脚下,所有人都被赶下车。  张勇回忆,司机一直在警告不能出声,往前走就会有人接应。大约在山路里走了1个多小时,张勇终于见到了接应的人。对方告诉他:“这里已经是缅北了。”  张勇此行的终点是缅甸勐波的洪门大厦。阿飞说,这是公司所在地。“那栋楼大约有十七八层的样子,公司在11层。”张勇说,一进大门,他就感觉到“气氛有点儿不对劲儿”。  他看到,门口警卫腰上别着电棍,有的人还拿着“AK枪”。进入公司后,张勇看到许许多多“小隔间”。透过玻璃,他发现每个隔间里大约有七八个人,满地都是手机和电脑。  当晚,张勇就被安排进入“部门”接受培训。张勇说道,给他培训的是公司的一名“总监”。对方告诉他,新人要从“业务员”干起,工作内容就是在网络上陪女性聊天,并获得她们信任。  他们每天中午12点开始上班,一直要工作到晚上11点。在张勇看来,这样简单的工作“纪律严明”。每天进入工作状态后,个人手机就要上交给总监。他使用的是总监发给他的另一部手机。手机上有各种社交软件的账号,张勇被要求只能引导中年女性添加手机上的微信账号。  “其实很不好操作,我每天都会加100多人,但没几个人会信。”过了一段时间,张勇渐渐老练起来。他成功获得了一名女网友的信任。张勇在成功添加其微信后,就把手机交给总监。  几天后,总监就在例会上宣布,张勇为公司赚了5000元,按规定可以分走其中的15%。张勇发现,阿飞是公司里的“小老板”。在阿飞的推荐下,张勇很快被提升为总监。  据张勇介绍,公司内部大约分为大老板、小老板、总监、组长、业务员等几个层级。“升级为总监后,我手下有六七个人。”张勇表示,如果手下的“员工”挣了钱,他也会拿到相应提成。  把“业务员”当货物一样卖  “对方给了5万块钱,就把我卖掉了!”1994年出生的福建莆田小伙王伟(化名)每每提起这笔交易,都显得害怕又无奈。在江苏省江阴市公安局内,见到了在缅北某诈骗集团“打工”9个月的王伟。  初中毕业后,王伟在父母的帮助下盘了一家理发店,靠着手艺谋生。可好景不长,王伟沾染上了赌博恶习。他还因此欠了10万元赌债。债主三天两头上门讨债,让他不堪其扰。他索性变卖店铺,跟随朋友来到缅北。  “那里的日子很不好过。”一个月下来,他只接到一单生意。让王伟没有想到的是,公司不仅没有发给他薪水。相反,他还拖欠了公司1万多元。  原来,每天使用的手机、社交账号都是要花钱租的。租用手机一个月3000元、社交账号300元到500元不等……感到被欺骗的王伟立马提出离职。但他被告知,除非交齐欠款,否则不能离开公司。  没有办法,王伟只能在那里干下去。2020年9月,王伟被总监告知,他已经“被卖到”另一家公司,继续当业务员。  王伟表示拒绝后,总监就威胁他:“你在这里,我们把你杀掉,谁也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  新公司依旧是在搞“杀猪盘”诈骗。“整个大楼都是搞这个的,每个公司都有上百人。”王伟说。  进入新公司后,王伟变得更郁郁寡欢。每个月,他几乎都没有“业绩”,拖欠公司的“赎身费”也变得越来越多。  每晚开会,新公司总监都会对他进行“人格侮辱”,甚至打骂。“你是猪吗?怎么一点儿业绩都没有?”诸如此类的话,成为家常便饭。  王伟一直想逃跑,但一直没有机会。今年3月,当地税务部门来大厦内检查,发现公司账目不清,公司被迫搬家,王伟感觉机会来了。  搬家时,他十分卖力,来来回回上下好几趟。公司的总监、小组长都表扬他“吃苦肯干”。最后一趟电梯,几乎满员,只留下了王伟和另一个莆田老乡等待下一班电梯。  “趁乱跑!”王伟迅速按开另一边电梯。到达一楼后,门卫看见楼上并没有阻拦二人,选择放行。王伟一口气逃出洪门大厦。他一路跑到边境,在边境公安的帮助下,顺利回到国内。他说:“我愿意认罪认罚,只要别让我回去就好。”  江苏江阴市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盛艳表示,近期,电信诈骗案件激增。犯罪集团分工明确、组织严密,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值得注意的是,诈骗集团年轻化趋势明显,越来越多青少年深陷其中。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盛艳强调,偷渡、诈骗、组织犯罪集团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希望广大青少年擦亮眼睛,不要沦为诈骗犯罪的“工具”,要遵纪守法、脚踏实地。  此外,她建议,网络交友需谨慎,广大网友要尽可能做到“不轻信、不转账”,以此规避风险。学校、政府、社会组织等要加强防诈、反诈宣传。公安机关也应加大打击力度,让违法犯罪无处遁形。

    专栏
    2021-12-01
  • 警惕网络贷款的陷阱

    “高额度、低利息、实时放款,只需要提供身份信息就能拿到贷款。”如今,浏览网页或是手机短视频App,这样的网络信贷产品广告十分常见。对于急需用钱的人而言,网络贷款确实方便快捷。但同时,因网络贷款而上当受骗的人也比比皆是。很多人对此也有疑问:网上申请贷款靠谱吗?我们该如何分辨贷款是否正规呢?  网络贷款要当心  对于急需用钱的人而言,贷款无疑是一个好办法。但向银行申请贷款步骤烦琐,还需要等待审核。相比而言,网络贷款更加方便快捷。但是,这往往是骗局的开始。     前不久,市民郭某报警称,他在网上贷款时被骗了41888元。原来,郭某想给儿子在市区开一家快餐店,但是手头钱不够,就想到了贷款。他玩手机时看到一则网贷广告,就点击广告链接下载了一个贷款App。在申请网络贷款过程中,客服人员以贷款需要办理VIP、银行卡填写有误要办理相关手续才能退回办理VIP的费用等为由,让郭某通过手机银行分三次向其指定账号转账41888元。约定的时间到后,郭某并没有拿到贷款,意识到被骗,于是报警。     从市公安局反诈中心了解到,像郭某这样在网上办理贷款被骗的不是个例。从宝鸡市发生的电信诈骗案件来看,排名第一的是刷单诈骗,排在第二位的就是贷款诈骗。     据介绍,网络贷款常见的套路是,诈骗嫌疑人通过互联网、手机App,频繁发布办理小额贷款、代办信用卡等虚假网站链接及“客服电话”,并承诺“无抵押、无担保”低息快速放款,待受害人点击链接或者下载贷款App后,嫌疑人冒充银行或贷款公司工作人员,以缴纳服务费、保证金、税款、年息等为由,要求贷款人转账汇款。等贷款人“上钩”后,这些贷款平台就随之关闭、“客服人员”也随之消失。     民警提醒,“低利息”往往是诈骗嫌疑人设下的“诱饵”,选择网络贷款时,面对低利息,一定要提高警惕,谨防掉入骗子的陷阱。  擦亮眼谨慎选择  现在市面上的网络信贷产品确实是良莠不齐。那么,如何分辨出贷款是否正规呢?建行宝鸡分行东风路支行工作人员介绍,正规互联网贷款都有比较完善的风控系统,对于贷款人的年龄、信用记录都有要求。而且,正规贷款是不会提前收取费用的,借多少到账就是多少。部分借款人在网上借款的时候,被提示需要先交一笔手续费或者保证金,才能放款,这些很可能是诈骗行为,一定要警惕。此外,正规贷款的息费都是透明的,可以在借款页面和协议里查询到所有相关费用,不会乱收费。     此外,从宝鸡市各大商业银行了解到,近年来,银行“线上化+纯信用”趋势也愈加明显,纷纷推出了纯信用贷款产品,申请手续进一步简化、额度高、利息低,部分产品也做到了实时放款,解了贷款人的燃眉之急。

    专栏
    2021-12-01
  • 当心金融创新掩盖下的非法集资陷阱

    近年,非法集资形式愈加多样,手段更加隐蔽。近期,一些以金融创新为名进行集资诈骗的案例相继被曝光,个别不法分子以金融创新为掩护、以高额回报为诱饵从事非法集资活动,市处非办提醒市民对此应谨慎辨别。  陈某在四川省成都市经营某科技公司,为吸引顾客,陈某打着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旗号,利用该公司的网络购物平台推出“买商品送积分”投资项目。该公司对外宣称,投资者从公司购买商品后,可获得与商品“等值”的积分,积分每周可获得最低9%的收益,最高增长到3倍为止。为了扩大集资规模,陈某还成立多个销售团队,销售人员推荐新人投资即可获得现金奖励。  截至案发,该公司共向140多名社会不特定对象非法吸收资金近1000万元,这些资金主要用于陈某个人投资。法院以集资诈骗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陈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实施不以销售商品为主要目的、许诺返还高额利息等方式的非法集资,且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  市处非办工作人员表示,此类非法集资活动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实质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由于依托网络,此类非法集资活动成本低、蔓延速度快,作案手段更加隐蔽。  此类非法集资活动主要有以下特点:一是迷惑性强。不法分子假借迎合国家政策,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以高额回报迷惑投资者。二是发展迅速。不法分子往往依托互联网,通过网站、微信等方式公开宣传,传播速度较快。三是利诱性强。宣称投资门槛低、周期短、收益高,参与者发展他人加入,还可获得额外收益。  市处非办提醒,虽然非法集资形式不断变化、手段不断翻新,但万变不离其宗,突出的特点还是以高额回报来吸引投资者。“丰厚回报”的背后往往暗藏投资风险,投资者一定要理性判断,不要被高收益迷惑,做到不盲目投资、不跟风投资,以免上当受骗。

    专栏
    2021-11-30
  • 接到大平台客服电话?小心骗局

    “您好,这边是京东金融客服,近期您有资金周转的需求吗?”  “您好,这边是360借条客服,查询到您有在我平台申请额度没有审核通过对吧?”  “我们这边平台有新开通的特邀渠道,今天办理,可享优惠政策,并可以马上提现……”  名字听上去是不是很正规?大平台借贷解燃眉之急,应该很靠谱吧?怎料,这竟是假客服的骗局,分文未借到,反而散尽钱财,还欠下巨额债款……  广东省兴宁市公安局全力推进“净网2021”专项行动,深化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近日,在梅州市反诈联勤作战中心指导支持下,成功捣毁一假冒“京东金融”“360借条”客服实施网络借贷诈骗的犯罪团伙。  目前,打着“低息、无抵押、秒放款”幌子的网络贷款骗局“层出不穷”,还有些诈骗分子为提升可信度,伪装成一些大平台客服,层层布局,引人上钩,骗尽钱财。  今年4月20日,兴宁市坭陂镇戴某下载“360借条”注册账号进行贷款操作,按客服指引转账解冻费等费用被骗9000元;今年5月,坭陂镇史某接到自称贷款专员电话,根据指引下载“360借条”进行贷款操作,转账所谓“会员费”“资金解冻费”共被骗12万余元……  据了解,这些诈骗分子假冒“京东金融”“360借条”平台客服,以“快速、优惠办理短期无抵押贷款”为诱饵,采用以收取高额服务费、会员费、刷流水提升信用额度以及操作超时、操作有误需缴纳保证金等套路,逐步侵吞被害人财产,甚至使被害人陷入犯罪分子精心设计的诈骗套路,不惜借款操作,高筑债台。  今年6月,根据梅州市反诈联勤作战中心下发的涉电诈线索,兴宁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充分运用智慧新警务深入研判分析,发现该线索涉案手机号,涉嫌实施网络借贷诈骗。  办案民警对涉案手机号及其相关信息流进行分析,逐步排查出由石姓兄弟组织管理的多个诈骗窝点。同时发现,每个诈骗窝点有5到8人不等的团伙成员。经过进一步梳理涉案人员的资金、信息流向,警方随即掌握了该组织团伙作案工具、手机卡以及话务业务提供者李某等信息。至此,一个由业务及工具供给、人员组织、话务运营三方组成的“网络借贷”诈骗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警方发现,该团伙组织架构清晰,分工明确,由李某提供手机卡等作案工具及话务业务信息;石姓兄弟购入手机卡等,同时在本地网站、公众号招聘“客服话务员”;黄某彬、赖某彬等人负责工作指派,组织话务员在窝点内进行诈骗操作。  通过对涉案人员的严密排查,兴宁警方全面掌握所有窝点所在位置和嫌疑人相关信息,发现该犯罪团伙成员分布省内外,窝点主要集中于兴宁城区一些小区、自建房出租屋里。  9月24日上午,兴宁市公安局在梅州市反诈联勤作战中心支持下,集中警力,组成8个抓捕小组,兵分七路赶赴浙江、兴宁黄陂以及兴宁城区多地开展统一收网行动。在当地警方的全力配合下,一举端掉6个诈骗窝点,抓获以石姓兄弟等人为首团伙成员23人,成功捣毁该网络贷款诈骗团伙,查获大批手机卡、银行卡、手机、电脑以及POS机等作案工具。  据了解,大部分团伙成员是通过朋友介绍、网络兼职加入犯罪团伙,通过短暂培训后,就开始根据“剧本”,假装“京东金融”“360借条”平台客服,电话诱骗目标添加“放款专员”为好友,提供一对一“服务”,进行进一步诈骗。部分成员甚至觉得自己只是打个电话,未直接进行交易,并不涉嫌违法犯罪。  警方提醒,挑选兼职工作时一定要擦亮眼睛,避免成为不法分子的“帮凶”,充当诈骗团伙“话务员”,将涉嫌诈骗、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等罪名,必将受到法律惩罚。  目前,该犯罪团伙中21名团伙成员因涉嫌诈骗罪,已被兴宁市公安局依法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专栏
    2021-11-30
  • 共:64条